希望小学被强拆:项目面前穷孩子的梦想轻于鸿毛?(4)

8月初的一天,下午1点多,拆迁队开始拆除学校对面的一座民房。住在不远的刘生庆发现,工人们拆了不久就去拆学校屋顶的瓦。职工们再次前往干涉,拆迁停止。

炎陵县第三次试图拆除大院希望小学,是在8月28日7点多。这次来了一部挖机,依旧未能拆成。

“我们就和他们说,快开学了,我们的小孩能在这儿上多久算多久吧。他们说这个学校不是你们的。”杨兴鹏回忆。

炎陵县教育局一名官员向记者证实,大院希望小学虽由爱心人士捐赠,但产权属教育局所有。在启动拆迁以前,县政府已经与教育局签订了拆迁协议,村民的确无权阻止拆学校。

对于为何要先行拆除学校,炎陵县官方在给《法制日报》记者的回复中称,项目马上要启动,加之项目建设过程中的噪音会严重影响上课,且存在安全隐患,故需尽快拆迁。

村民三请老师

8月28日那次拆迁之后,大院农场的职工们提高了警惕。他们开始自发地留在希望小学,分拨24小时值守,一直到希望小学最终被拆除。

8月30日,离开学只有两天。有村民开始将学校之前被拆毁的部分修补回去。消息传开以后,更多的村民来到学校,男的修理,女的打扫,一天之内,希望小学几乎恢复了原样。

几乎与此同时,炎陵县教育局也开始了劝学工作。他们希望家长们能将孩子送到刚建好的板房学校上课。

但9月1日,没有一名孩子到板房学校报名。“当时只建好了主体工程,水泥坪没铺好,厨房、围墙、卫生间什么的都没弄好。”刘生庆说。

相反,第二天家长们开始到板房学校劝说戴万国,希望他能回到希望小学上课。

当天8点,10余名学生家长第一次来到板房学校。“他只是一直说对不起,我不能回到那里上课。”杨兴鹏回忆。

11点多,学生家长第二次来到板房学校,戴万国的答复还是一样。

下午3点多,有村民从家里搬来了一张躺椅,找来两根竹竿绑在两侧,在竹竿上贴上红纸,又在椅背上用红字写上“请老师回来上课”。刘生庆回忆。

戴万国的回答依旧是对不起。这次他多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们的诚意。”

一个多月后当回忆起这个场景,戴万国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