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日记:“OK?我那是300毫升!”

2月19日,多云转晴。我和王欲然支援武汉疫情报道的第28天。

这一天,我们再次见到了武汉市人民医院的护士贾娜。这一天,护士贾娜又做了一件她觉得正确的事。

2月13日,湖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说,已有4名患者接受过恢复期康复病人血浆的治疗,血氧稳定,恳请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。

当听到张院长说“康复者”的时候,脑子里瞬间蹦出了“贾娜”这个名字――几乎在同时,我断定:她一定会去捐献血浆。

勇敢的护士贾娜竖起了大拇指。韩基琛 摄

果然,昨天,她告诉我,“明天十点,我去献血。”

今天一早,我和同事一行四人来到与贾娜约定的献血屋前。见我们四人穿着一样的冲锋衣,贾娜愣了一下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本她以为只有我和王欲然来采访,结果带的橘子,不够分了。

本以为会拿到“独家”,结果陆陆续续来了近十家媒体。每个记者都长枪短炮、全副武装,这个阵势让贾娜稍微有些紧张。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,她把手背在了后面。在之前的采访中,我观察到她一个小动作:紧张的时候,会下意识地抠手指。

贾娜在献血点接受媒体采访。人民网记者王欲然 摄

即便之前有多次接受采访的经历,但贾娜似乎依然不习惯对着镜头谈自己的故事。接受完采访,贾娜说:“献血浆我都不紧张,但这么多记者吓到我了。”

9点30分,贾娜进入献血室,开始献血之前的评估。本以为会很顺利,没想到评估持续了近半个小时。

贾娜出来的时候红了眼:“我可能献不了了。医生说我体温有些高,37.4℃,可我早晨出来的时候还是正常的!”她分明是在为自己懊恼。

除了体温问题,因为贾娜是“自愈”患者,没有明确的出院记录,献血屋的工作人员不敢擅自做主,连忙打电话咨询、请示。等待的间隙,贾娜不停用手给额头扇风,希望快点把温度降下来。

贾娜在献血。人民网记者王欲然 摄

几分钟后,贾娜再次进入献血屋。这一次,她的体温测试合格了,终于如愿跟着工作人员进到了采集室。

等她出来,我问她:“看你得意的,还冲着门口比划OK?”

“OK?我那是300毫升!我想献400毫升的,工作人员怕我吃不消,到300就停了。”眼前的这个姑娘笑了,我们一行人也笑了。

你说她是大爱无私,是白衣天使,我觉得都没错。但那一刻我更觉得,她可能并没有想那么多,她只是做了一件自己认为正确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