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纪委网站20天接举报过万 日均逾760件

本报讯 记者9月22日从中央纪委信访室获悉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(http://www.ccdi.gov.cn/)9月2日正式开通上线并公开接受网络举报后,受到包括广大网民在内的人民群众广泛关注,网络举报数量呈现明显上升之势。9月2日至21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20天内统计的网络举报数量达15253件,日均超过760件。

中央纪委信访室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中央纪委监察部接到的网络举报数量,在两个时间节点之后增长迅速。第一个时间节点是今年4月19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和有关部门、各大网站联合,在各大新闻网站、商业网站开设了“网络监督专区”,截至8月底,人民群众向中央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提交的网络举报数量日均为300件左右,而在1月至4月初,每日在150件至200件之间;第二个时间节点是9月2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正式开通上线,网站首页显著位置设置了“我要举报”专栏,网络举报数量再度大幅攀升,日均超过760件。

“从中央纪委监察部信访部门掌握的今年网络举报情况来看,群众主要是举报、反映各级党政机关和党员干部中存在的贪污贿赂行为、违反廉洁自律规定行为和失职渎职行为等。”中央纪委信访室有关负责人表示。(据中国纪检监察报

小品《捐助》真实版 郑州夫妇捐四万给白血病患儿(3)

用心把一份爱传递开来

花园街的善心人士很快帮助募集了5000多元捐款。捐款的好心人中,有一位50岁的大妈叫黄瑞霞,郑州第二开关厂的下岗职工。黄大妈无意中把这件事告诉了好朋友刘新玲。刘新玲去医院探视小依曼的时候,邂逅了自己同事周容溶。

周容溶是中国培训讲师学会河南分会的会员,这个分会有400多人,本着“学高为师,德正为范”的精神,许多会员自发从事爱心公益活动。

9月12日上午10时08分,周容溶带着8岁的儿子周李昂到郑大一附院看望小依曼,顺手拍了小依曼的照片,在朋友圈里发了微信——

“……高昂的医疗费用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每天小依曼都需要做治疗。6个小时不能动弹,对于一个4岁的小生命来说是多么的坚强……恳请有爱心的您转发信息,把这份爱传递下去……”

周容溶留下了爱心账号。就这样,小依曼的事儿一传十十传百。在周容溶的朋友圈里,大多数朋友力所能及捐了二三百元,向水和杨晓薇夫妇捐了500元,郑州丹尼斯员工杨雪和远在珠海的谭先生,各捐了1000元。

而最大的一笔捐款来自郑州市民李建刚和蒋晓菊夫妇,他们各捐了两万元,共计40000元。说起这笔捐款,还有点戏剧性。

“无声的爱”感动洛城居民(图)

FEE64307D4E0BD569852EBA23C1D4F4F

近日,网友“@微博洛阳”的一则微博引起了无数网友的关注,微博照片中,一对年过六旬的聋哑夫妇,在上海市场附近摆摊销售手工制作的水晶珠工艺品,网友们被这对夫妇“无声的爱”感动。昨日,大河报记者找到了微博的主角:王东生和徐新容老人,虽然他们的世界无声,但并不影响他们快乐生活、幸福相守。

现场

  老太太当“销售”,

  老爷子做“会计”

8月13日晚上,记者在西苑路青岛路口一夜市东北角找到了这对老夫妻,摊位上,金鱼、小熊、老虎……各式各样的水晶珠工艺品非常漂亮。当天,刚好是“七夕”节,老两口的生意格外好。

“这老两口人好,大家都很喜欢他们,老太太性格活泼,周围几个商户,属他们家生意最好。”附近一商贩说。记者看到,徐新荣老太太负责“销售”,用手势、纸笔、手机和顾客沟通,王东生老先生在一旁收钱、算账。“我性格特别开朗,喜欢和人打交道,但账头儿‘糊涂’,老算错账,他沉稳,当‘会计’。”徐新容老人在纸上写道。

记者了解到,老两口都是原洛阳丝钉厂的退休员工,徐新荣65岁,王东生64岁,两人都是小时候发烧打针出现意外,丧失听力。退休后,两人闲来无事,学起了水晶珠串编,从去年开始出来售卖,每天晚上出来“练摊儿”。

趣事

  老两口“暗自较劲儿”比销量

因为不忍心打扰老两口做生意, 昨日,记者再次来到了老人的家里,女儿王红给记者当起了“翻译”。

徐新荣老人非常热情,还向记者展示了一下串编技术,其间,她拿不定主意白珠子应该配蓝珠子还是绿珠子,便向老伴儿“求助”。“他俩很有意思,编东西时也是有商有量,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听俺妈的。”王红笑着说。

虽然老两口“有商有量”,但暗地里还“较着劲儿”。王红告诉记者,老爷子擅长编金鱼,老太太擅长编小熊、龙等一些较大的模型,哪一天金鱼卖得好了,老爷子就会到家“显摆显摆”,小熊卖得多了,老太太回来也会“念叨念叨”。“昨天生意不错,老两口卖了300多块……”女儿话还没说完,徐新荣老人连忙比划:“最多时候还卖过900块呢!”惹得大家都笑了,老太太也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虽然很多时候都听老太太的,但老爷子也有“发威”的时候。老太太爱玩,有时客人少了,就会“见缝插针”玩手机游戏,有一次摊儿上的几个工艺品被偷走了,老爷子就“批评”了她。“我妈是个倔脾气,可那次也没啥可说的。”女儿笑着说。

温暖

  用手语互说“我爱你”

为了串编,徐新荣老人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双手套,王东生老人的手上也布满了茧子。虽然辛苦,但他们串编的工艺品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欢迎。很多人会在纸上给老两口留言:“叔叔阿姨,你们的手真巧”;“叔叔阿姨,你们真棒!加油!”这样的肯定让老两口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。徐新荣老人用手语告诉记者,做一个简单的水晶珠工艺品需二三十分钟,复杂的需要一两天,工艺品的价格4元—100多元不等,是按照工艺品的重量、花费时间、难度来定的。不过,他们制作这个不为赚钱,就是为了老年生活有个乐趣。

老两口听不见声音,生活有很多不便,但这样的“感同身受”更让两个人懂得心疼和关心彼此。

在王红的眼里,母亲是一个很可爱的人,会玩QQ游戏、微信,但王红更愿意用“幸福”一词概括母亲。王红说,父亲从来不让母亲一个人出去,就连去澡堂洗澡,父亲提前洗完都会在外面等着母亲。有时候,老两口“闹别扭”,老爷子一生气搬到女儿家住,本打算要和老伴儿“置置气”,但过不了三天,就会主动回家,缴械投降。“俺妈只会做方便面,俺爸放心不下俺妈!” 徐新荣老人似乎听懂了女儿的意思,有些不好意思,用手语比画着:“老伴儿好,我不好,我脾气不好。”

最后,记者问老两口认为对方最大的优点是什么,王东生老人居然用手语比画了“我爱你”,徐新荣老人也用手语比画“我也爱你”,这样的表达,让女儿王红都有些意外。

媒体揭考驾照潜规则:三四千元买本 开车靠自学

孙杨豪车追尾引来的驾照风波在发酵的同时,也引发一些网民对驾照和驾考制度的吐槽。记者采访发现,虽然用钱买驾照的现象在大城市已几乎绝迹,但学驾照给教练“意思意思”、一些小城市用几千元上下“打点”就能取得驾照的情况依然存在,这些驾校陋习和潜规则在给社会带来安全隐患的同时,也已成为群众关注的行风热点。

据了解,虽然目前相关部门加大了对驾驶证考试的监督力度,改进了考试方式,但是在不同地方这些政策的落实情况也有很大差距。宁夏银川市一驾校教练透露说,现在有的地方管得紧,有的地方管得松,大城市管得紧,小县城管得松。不少人就花些钱去这些管得松的地方办驾照,过段时间再把驾照转回居住地。

这位教练说,他教的一些学员平时不好好练习,说自己找了关系考试保过。但这位教练总会告诫这些人:“关系”你们可能有很多,但是命只有一条。

  【乱象一】

  路考没过 交400元拿驾照

“三四千元买个驾照”在现在听来有些“天方夜谭”,而在2010年以前一些地方却真实存在。在北京工作的王先生,2009年利用暑假时间回到老家河南安阳报考驾照,前面的考试都很顺利,到路考时他没有通过。这时他所在的驾校告诉他,交400元钱就可以把他的成绩改为合格。考虑到时间问题,王先生最终选择了给驾校交400元钱,很快他就拿到了驾照。

“当时驾校人非常多,练车的机会非常少,当时没考过主要是因为练得少了。现在虽然有驾照,但根本不敢开车上路。”王先生说。

与王先生一样有了驾照,却不敢开车上路的人也不在少数。宁夏灵武市的李斌(化名)2008年通过熟人在驾校报了名,交了4000元钱后,驾校承诺保证拿到驾照。此后每次考试李斌都只到现场露个脸,不到一个月就拿到了驾照。他说当时工作太忙,实在没工夫学,拿到驾照后,才慢慢在自家的车上学会了驾驶。

  【乱象二】

  学车要送礼 教练才肯教

记者采访了解到,一些市民“买驾照”源于驾照考试周期长、难度高,但更有一部分人想早日拿到驾照的目的,是要逃离驾校教练的“盘剥”。

“刚开始学车时,教练老不好好教,经常让我一个人在车里练习入库,而他在车外聊天,后来经过教练‘启发’,我才明白是自己没送礼。”在甘肃兰州市某驾校学车的研究生二年级学生张虎(化名)告诉记者,后来他每次练车时都要买点水果等礼品带去,过了一段时间,以为礼送得差不多了,没想到礼物一停,教练态度立马改变。

“想让教练给安排个练车的好时间段得送礼,想让教练好好教得送礼,想把考试约在前面要送礼。”银川市一所驾校学员、网民“刘铮”说,真想买个驾照算了,那样还省事。每次去练车前,26岁的他都得下很大决心,“刘铮”认为,各级政府现在都走群众路线了,驾校的歪风陋习该有人管管了。

据新华社电

曝全运会女子游泳打架 天津:江苏骑在我们头上打

新浪体育讯 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产生了游泳项目的第一金,不过比赛的过程中却发生了一幕不和谐的插曲……

比赛刚刚开始,天津队的一名选手就和江苏队的选手发生了碰撞,根据现场的人员描述,两人随后就扭打到了一起。

相关新闻:

曝女子马拉松游泳打架 天津:江苏骑在我们头上打

天津游泳队员被冲撞裁判未回应 季军:不至于是恶意

目击者还原游泳打架:江苏一直碰撞天津 眼镜打掉了

据在现场采访的辽宁媒体记者转述,天津游泳中心主任王敏表示:“我们的选手(天津队的庞玟贤)在刚出发后,就遭到了江苏选手王思卜的碰撞,当时江苏选手甚至骑在庞玟贤头上,打算把她摁到水里。随后,庞玟贤的眼镜被打掉,导致他在之后的比赛中没能完成。”

由于马拉松游泳属于冷门项目,因此再次的记者并不多。根据辽宁方面的记者表示,当时天津队再看到这一幕后,发出了抗议,但裁判并未理会。

最后的成绩单显示,庞玟贤和王思卜都未能完成比赛。

(袁野 发自沈阳)